阅读新闻

山东省卫生文化

[日期:2007-06-21] 来源:  作者1: [字体: ]
 

山东省的卫生文化,萌于旧石器时期。远在30~40万年前,生息在山东南部的沂源猿人,以山阳穴洞为居室,防寒避暑,已知“裹肉而燔”,将生肉烤熟而食。
    7300年前,山东境内东方夷人,“筑土构木,以为宫室”,结束了穴居野处生活。《帝王世纪》载伏牺制九针之说,与滕县出土的北辛文化时期的骨针相契合,祖国针疗技术为山东先民发明。4100~5500年前,生活在泰沂山脉直至胶东半岛的氏族部落,流行以锥形砭石治病祛痛,并以陶制器具“鼎烹而食,煮水而饮”,结束了“茹毛饮血”的生活。他们“奉匜沃盥”,梳发去垢,讲卫生的习好,相沿成俗。
    商代,有莘氏(生活在今曹县、聊城一带)人汤左相伊尹,发明汤液,开中国药型汤剂之端。
    西周初期,鲁国都城奄(今曲阜)、齐国都城临淄(今临淄),选址注意建筑卫生,地下有排水系统。
    春秋时期,已有麻风、疟疾等病记载。
    战国时期,山东有医学著作问世。齐国卢邑(今长清)人秦越人,即扁鹊,著有《扁鹊内经》、《扁鹊外经》,为中国史载最早医籍,秦越人亦为史载师授徒承之最早者。他倡导脉学,主张剔除巫术。
    由战国历秦至两汉,山东多有医书行世。临淄人公乘阳庆,家藏医书9种。同里人淳于意详记诊治细情,集为《诊籍》,开中国医案先河。
    魏晋时山阳高平(今邹县西南)人王叔和,著成中国首部脉学专著——《脉经》,使脉学系统化、专门化。
    东晋、南北朝至隋,山东东莞(今沂水)有一徐氏医业家族,传续7代,绵延200余年,举家医著达43种,222卷。在中国医学教育史上,父传子承,是最典型的一家。
    唐代,山东医家突出贡献在于编定药典。曹州离狐(今东明县)人李勣总监,清平(今临清县内)人吕才、曲阜人孔志约等,纂成《新唐本草》,为中国最早的官颁药典,也是世界上最早的药典。
    北宋,郓州(今东平县)钱乙、董汲,以同乡并称儿科一代宗师。董汲著有《小儿痘疹备急方论》,为中国首部小儿急性斑疹热专著。宋代山东医家林立,名冠京都。
    金元时,聊摄(今茌平县)人成无己,著《伤寒论注》,开注解《伤寒论》先例。宁海(今牟平县)人马丹阳,发明天星十二穴,针疗周身之病,历代沿用至今。
    明代,山东医林稍嫌温逊。清代山东医家,多倾心于小儿痘疹研究,先后有宁阳张琰等6家痘疹类医书6种26卷问世,大有群起攻关之势,但仍徘徊在汇集整理古人良法、阐发古籍义理、介绍接种鼻痘方法等方面。昌邑黄元御,诸城臧应詹,均精于《伤寒论》研究,有“南臧北黄”之称。
    鸦片战争后,西方医学传入山东。1851年(清·咸丰元年)文登人吕体复在家乡开设牛痘局。欧美各国教会来山东开设医院,加速了西方医学传播。
    1860年(清·咸丰十年)法国天主教施医院、英国内地会体仁医院,同在烟台建立。1866年(清·同治五年),英国基督教圣道会在乐陵县朱寨子教堂开设施医院。西方各国教会南下西进,教会医院遂向全省各地蔓延。1878年,美国长老会进入省城,在济南开办文士医院。
    1882年(清·光绪八年),临清人张巽臣,来济南开办卫生镶牙馆,首树省人诊所之帜。
    随着西医医疗机构的建立,西医医学教育也在山东萌生。最初,多为带徒授课。1883年(清·光绪九年),英国基督教在青州开办广德医院附设医学堂;美国医学博士聂会东联合美国长老会在登州(今蓬莱县)文会馆开设医科。1890年,聂会东来济南创办华美医院附设医学堂。
    受西方医学的影响,官方开始兴办医疗和医学教育事业。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山东省抚部院署在济南成立中西医院。1903年(清·光绪二十九年)山东省立专门医学堂成立。1906年(清·光绪三十二年)山东省中西医院附设讲堂和医学堂。讲堂讲授西医学,医学堂教习中医学。中西医疗、教学并立,呈争鸣之势。但仅3年,便两相合并,改为专授西医的检习所。
    自西方各国将中国庚子赔款用于在华兴办医疗教育事业,山东教会医院和西医学教育发展更为迅速。至1911年(清·宣统三年),美、英、法、德等国教会医院遍布山东23个府县,达30余处。人员一般从2人到20余人不等,多以门诊为主,少数设有病房。其中较大的有黄县怀麟医院、平度县怀阿医院等。怀麟医院有病床100张,能行普外、骨外及眼科一般手术,应用新法接生。怀阿医院能行截肢清创和腹部一般手术。另外,德国政府为适应其侵略军与侨民的医疗,也在山东建立医院6处。山东基督教共和医道学堂教学大楼于本年落成,正式建校。为当时全国四大医学堂之一。而全省官办医院和国人私立诊所仅各1处,官办医学校仅两处。
    晚清,山东无独立的卫生行政管理机构。省城济南,也仅于巡警总局下设一清道队。1911年(清·宣统三年)春,山东鼠疫流行,抚部院在济南设立临时防疫公所。
民国建立前,山东省广大农村乃至州府省城3千万居民的看病吃药,仍然依靠中医。中医以传统的坐堂悬壶、摇铃走方形式,为人们祛除病痛。人们相信切脉汤丸灵验,一般并不求助西医洋药。
    民国建立后,1913年始于省会警察厅内设卫生科,为山东省专门卫生行政管理机构。教会医院继清末势头,发展更加迅猛。西医遂反客为主,而中医则遭受歧视压抑,步履维艰。
    1916年,山东省立医学校奉北洋政府命令,取消中医课程。校长田丙午在给山东巡抚使公署呈文中居然提出,“《本草》、《素问》为数千年之遗言陈迹”,“持此难与新世界相争逐,只会瞠乎人后”。山东省中医界成立山东省中医药总会,力倡国医,以争存身立足之地。1929年,山东省中医药总会王嵩堂、赵明佛等与15省市中医药界代表,要求南京国民政府取消废止旧医的提案。但是,山东省政府仍将全省中医学校一律改称中医传习所,视为非正规教育机构。
    30年代,山东省政府开始注意卫生防疫。春秋季,发布大扫除训令,并于省会济南组织市民大扫除。发布训令,告诫民众,注意饮食卫生。布告猩红热、白喉等传染病预防方法。同时注意药政管理,转发卫生署《关于购用麻醉药品办法》。这一时期,山东医界有识之士,提出中西参证,兼取并用的观点,并赴诸实践。省立医学专科学校校长尹莘农提出,纳国医于科学之规辙。沾化县中医崔级三提出,医家施治,应当中西汇通。临沂中医刘惠民在沂水县创办乡村医药研究所,融汇中西医学,用于诊治和授徒。但是,南京国民政府再度颁布整顿中医药界通令,旨在取消中医。山东省中医药界公推郝云衫为代表再赴南京请愿,迫使南京政府收回成命。1934年,郝云衫联合省内中医名流,在济南创办山东私立国医专科学校;国民第三路军中医官丁雨琴等举办山东国医学社。为争取合法地位,济南、烟台、济宁等地先后成立中医公会,以联络团结中医同仁,宏扬国医,以进求存。
    抗日战争爆发前夕,美、英、法、德、瑞典、意大利、加拿大等国教会在山东开办的医院、诊所,星罗棋布,慈善团体和私立医院、诊所全省有千余处。中医药堂铺万余家。省立医院1处,县立医院20余处。日本在山东有医院、诊所19处。教会医院一般分门诊、病房,设内、外、妇、儿等临床科室和X光、化验、药房、手术、治疗、制剂等辅助科室;病床二三十至百余张;医护人员三五十人至百余人,多外籍人为主。齐鲁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居全省之首,病床150张;院务科室5个,临床科室8个,医技科室5个;200毫安X机一台,另有显微镜、万能手术台等设备。次为省立医学专科学校附属医院,设有9个临床科室。县立医院一般规模较小,设备简陋。慈善团体、私立医院,大者有病床50余张,40余人,分内、外、妇产等科;小者10余人,设备缺乏,免从其事。至于诊所,一二人即可开业,十数人堪称规模。
    山东医校屈指可数,但教学质量较高。有高等医校3所,中等医校8所。齐鲁大学医学院,以教师声高望重,科系齐全,设备先进著称,毕业生学历为国外所公认。山东省立医学专科学校,1936年全国医药院校学生总集训中,总平均成绩名列第二。济南私立国医专科学校,招收高中毕业生,为山东省中医传代的主要基地。齐鲁大学医学院护士学校,授课按中华护士协会规定的课程进行。
    1937年底,日本侵略军占领济南,山东省立医科学校、齐鲁大学医学院南迁,山东省私立国医学校被迫停办。济南麻风医院、潍县乐道医院被日本侵略军改作关押美、英籍教会人员的集中营。齐鲁医院与济南市立医院被强行合并,改为日本陆军医院。济南青岛两地同仁会医院,也改编为日军诊疗班。日本侵略军所到之处,教会医院或因人员被捕、逃散而关闭,或因救护抗战人员而遭焚烧劫掠;官办、私立、慈善团体医院、诊所,或流亡迁徙,或被封闭,或随抗日游击队参加抗日战争;中医药堂铺,大都闩门锁户,以避劫难。山东省的医疗卫生事业,为侵略者摧残殆尽。
    山东省抗日根据地的卫生事业,白手起家,艰难地发展着。1938年5月,白备伍等东进来鲁,为山东抗日游击第四支队组建起后方医院。1939年1月,八路军山东纵队成立卫生部,建立部队卫生行政和医疗机构。1943年,鲁中、鲁南、胶东、滨海、渤海五军区,均设立起卫生处,建立起后方医院或直属卫生所。一一五师医训队与山东纵队卫生教导队合并成立山东军区卫生学校。5个军区也各自成立医训队,建立制药厂。为抗击强大的民族敌人,地方政府的卫生工作,也纳入军事管理体制,由军队统一领导。在敌人的封锁下,医疗设备极为简陋,药厂只能生产纱布、脱脂棉类的敷料和几十种中成药,诊断仪器仅有听诊器、体温表、血压计,个别有显微镜。外科器械缺乏,消毒、换药多用代用品。在极端困难条件下,医护人员以高度的革命人道主义和自我牺牲精神,较好地完成战伤救护、转运、治疗和康复任务。
    日本侵略者在其驻有重兵的重镇要道,也建立防疫机构,用刺刀驱赶着居民排队接种疫苗,以防传染病流行殃及其军队。尽管如此,济南依然发生霍乱流行。在天桥、黄台等处,常有疫毙的流浪者暴尸街头。日本侵略军对抗日根据地的反复“扫荡”、抢掠、大肆屠杀抗日军民和经济封锁,造成多种传染病大区域连年流行。1938~1945年,山东省死于疟疾、脑膜炎、回归热、结核病、黑热病、霍乱等传染病的人数,达72万余。
    1945年8月,日本投降,流亡外省的医院和医学院校陆续返回山东。山东省立医院奉命接收济南日军诊疗班。山东省立医学专科学校,改为山东省立医学院,其附属医院并入山东省立医院。省立医院床位增加到257张,卫生技术人员175人,能做截肢、动脉瘤切除等高难手术。国民党青岛市政府接收青岛日军诊疗班,作为国立山东大学附属医院。劫后余存的教会医院,修葺开诊。中药堂铺渐次营业。
    同月,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山东省战时行政委员会于临沂改称山东省政府,下设山东省卫生总局,制定卫生法规,建立各级卫生行政机构,在临沂城成立解放区省立医院。各行署、专署、县府均着手恢复或建立医院,设立卫生学校,培养初级卫生人员。新四军军医学校来山东,后改名华东白求恩医学院。
    1946年,国民党山东省卫生处成立,筹建各级卫生行政机构。国民党统治区有县市立卫生院27处,私立医院98处,诊疗所87处,教会医院28处。山东解放区有医院64处,共有床位3260张,医生171人,护士376人。渤海医院规模最大,病床250张,能处理一般内外科疾病。
    本年,山东省各地多种传染病流行,以霍乱最严重。济南发病2702人;临沂、费县、郯城、沂东、泰安、莱芜等县发生流行。临沂县朱陈村患者过半,27天内死亡321人。山东省政府指示以区为单位组织防疫指挥部,调集民兵封锁疫区,宣传预防方法。省卫生总局局长白备伍,亲自带领医疗队奔赴疫区与当地医务人员一起抢救。在医疗设备极差的情况下,各级政府组织广大中西医务人员,抢救治疗,控制了疫情。
    1947年,国民党反动派调集大军向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各解放区医院转移鲁北。山东省卫生总局并入华东军区卫生部。数十万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精锐之师展开激战,卫生工作军民不分,全力投入战争。1948年,华东军区卫生部前线卫生部,率8个野战医院投入淮海战役。人民群众组成担架队、救护队,同医务人员一起,将数以万计的伤病员从火线上抢救下来,快速收容、转运、后送,大量地减少了致残和死亡。在规模空前的解放战争中,许多优秀的医救人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1949年大军渡江,山东又有大批卫生人员为解放全中国随军南下。
    1949年,全省54个县麻疹流行,患者30余万,死亡近8万人,病死率高达26%。建国前夕,山东省结核病患病率1.2%;有麻风病人5.1万人,患病人数居全国第二位;黑热病人约70万,病死率相当高。人口总死亡率达25‰,婴儿死亡率200‰。人均寿命仅35岁。
    1949年3月,山东省卫生总局改称山东省人民政府卫生厅。4月,进驻省会济南。由此,山东省卫生事业进入恢复发展和社会主义改造时期。
    本年,对接收的医院进行整顿。颁发《医院管理试行规定》,废除医院旧制度,建立新制度,把向来只为少数有钱人服务的医院,改变为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的人民医院。
    在人才奇缺的情况下,一批留学归国的教授、专家,由上海、北平(北京)来山东支援卫生工作。南京高等助产学校一批毕业生,也分配来山东充实妇幼保健队伍。华东白求恩医学院移交山东省人民政府领导,改称山东省立医学院。
    成立山东省医疗防疫大队,着手建立疫情报告制度。
    8月,山东省首届卫生工作会议在济南召开,提出摆在面前的主要任务:建立健全各级卫生行政机构和预防医疗机构;举办卫生学校,培养各种卫生专业人员;广泛开展防疫和农村妇婴保健工作;有组织地防治黑热病。据此,1950年一边建立防治机构,一边开展各种疾病的防治工作。在泰安成立华东黑热病防治总所,第一、二分所驻山东境内,全年治疗黑热病患者2万余人。成立结核病防治所,接种卡介苗近5万人,成立麻风调查队,分赴文登、滕县等7个重点县进行调查。成立妇幼卫生工作队,开展妇幼卫生宣传教育,改造旧产婆,训练接生员,在农村免费推广新法接生。春秋两季,共种牛痘560万人。夏季注射霍乱、伤寒混合疫苗627万余人,控制了霍乱天花的大流行。全年共治疗麻疹、赤痢、天花、疟疾、回归热等传染病近13万人。年底,全省有专区中心卫生院11处,县(市)卫生院130处,区卫生所100处。全省有高等医学院校3处,中等卫生学校5处。
    1951年1月,山东省执行中共中央制定的“预防为主,面向工农兵、团结中西医”卫生工作总方针,把防治危害人民身体健康最严重的疾病,作为中心工作。防治黑热病在全省展开。在72县内,设立87个防治站。624个区防治组,普查普治。春季,组织8000余名乡村医生和1.9万余名经过训练的种痘员,接种700余万人。全省天花发病人数减少到上年的十二分之一。全省霍乱、伤寒预防注射54万余人。结核病防治,由大城市推广到济宁、德州、潍坊、泰安、滕县等中小城市。完成了对280万余人的麻风调查,查出麻风患者2378人。省人民政府拨小米500吨,改建和扩建麻风病院,使麻风病院床位由200张增至1050张。筹建山东省妇幼保健院,各专县也建立或筹建相应机构。
    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山东卫生系统派出8个医疗队,分赴朝鲜前线参加救护治疗。省内成立康复医院管理局,组建起12个康复医院和一个康复大队。
    山东省的卫生事业尚在初创,卫生工作人员缺乏,预防控制疾病能力还很薄弱。本年,仍未能避免麻疹大流行,蔓延98个县、3个市,患者达5.2万余人,病死率高达8.18%。斑疹伤寒、白喉、疟疾等传染病也发生流行。
    1952年3月,美帝国主义军用飞机悍然入侵山东沿海上空,投下大量带有细菌、病毒的昆虫,妄图以此引起疾病大流行。为了粉碎美帝的罪恶阴谋,各级人民政府普遍成立起防疫委员会,迅速掀起规模宏大的以反细菌战争为中心的爱国卫生运动。青岛市出动40万人参加灭虫。全省开展清除垃圾,修建厕所,改良水井,捕捉老鼠,消灭苍蝇等全民性的卫生运动,改变了全省城乡卫生面貌,提高了人们的防病能力。本年,天花发病率比1949年降低96%。注射各种疫苗767万人次。训练新法接生员13669人,新生儿死亡率由1949年的27%,降低为2.4%。山东省人民政府,将个体开业的卫生人员组织起来,成立公私联合医疗机构,承担医疗、防疫、妇幼保健任务,以加强基层医疗卫生工作。
    12月,山东省传达全国第二届卫生工作会议精神。明确卫生工作四大原则是:“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团结中西医、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这四大原则,是长期指导山东卫生工作的方针。
    1953年,山东省各级防疫委员会改为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简称爱卫会)。全省第四届卫生工作会议决定,省、专(市)、县普遍建立卫生防疫站。首批建立防疫站11处,即山东省卫生防疫站,济南、青岛、淄博、烟台4处省辖市防疫站,潍坊、济宁、德州3处专辖市防疫站,新泰、广饶、莱阳3处县级卫生防疫站。各专、县医院中的防疫股、保健站相继独立出来,成立卫生防疫站和妇幼卫生保健站(所)。1954年,华东黑热病防治总所撤消,成立山东省黑热病防治所。后山东省丝虫病防治所也建立。抽调大中专应届毕业生和医院高、中级医护技术人员数千人,组成35个丝虫病防治专业队,分赴35个县进行普查普治,初步摸清了该病流行动态。成立山东省麻风防治所,部分县建立了麻风防治站组,4个县建立了麻风村,使1.4万名麻风病人得到隔离治疗。开始对工业卫生实行统一领导,重点防治危害工人身体最严重的职业病,对医院进行全面整顿,由单纯治疗改为医疗与预防相结合。以省立第一医院、第二医院和青医附属医院为中心,建立自上而下的业务指导关系。卫生系统与厂矿企业、驻军医疗卫生部门建立业务协作关系,全省形成了医疗预防网。乡村个体医生,接受社会主义改造,80%的加入集体医疗机构。乡、镇普遍成立联合诊所和农业社保健站,成为基层医疗预防网的组成部分。本年,山东省在全国率先消灭天花。
    其间,山东省中医工作发生了失误。在“医院正规化”的口号下,专、县两级综合医院,大多辞退了中医人员,歪曲“中医科学化”和“西医大众化”口号,在全省普遍举办中医学习班,学习西医课程。1952年秋,省卫生厅下发文件,组织班子,对中医人员登记审查,考试发证。审查考试有明显的限制中医发展的倾向,造成大批中医改行。1954年9月,山东召开第一届中医代表会议,检查纠正在贯彻执行中医政策中的错误,成立山东省中医委员会和山东省立中医院。全省各级公立综合医院,重新吸收中医进院工作,一次共接收1212人。省立医院和山医附院等成立中医部(科),开辟中医门诊、中医病房(床),设立中药房,实行中西医会诊、治疗。当年中医1157人复业。济南、青岛、潍坊、淄博、济宁、德州等6城市,举办西医学习中医班。省卫生厅派出18名学资较高的中青年西医,赴上海、天津参加中央卫生部举办的中医研究班学习,为山东省开展“西学中”培养骨干,西医院校一律开设中医课。组织中医带徒,采取脱产、业余等多种形式“西学中”,全省中医带徒3553名。
    1956年底,全省高等医学院校2处;中等卫生学校21处。1957年底,全省卫生事业机构10237处;床位23878张;专业卫生人员86653人,其中卫生技术人员72621人。
    1957年开始,山东省卫生事业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山东省卫生工作的具体任务是,响应中共八届二中全会发出的除“四害”(苍蝇、蚊子、老鼠、麻雀——后改为臭虫),讲卫生、消灭疾病的号召,执行《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提出的在12年内基本消灭“四害”,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基本消灭危害人民身体健康最严重的传染病的目标。1958年“大跃进”开始,山东省卫生工作呈现出声势浩大的局面。中共山东省委、省人民委员会发出通知,要求1958年全省基本达到“五洁”(室内、厨房、庭院、厕所、街道清洁),创1个基本“四无”(无蚊、蝇、鼠、雀)市,3个基本“四无”县;每一个县至少创1个基本“四无”公社或村。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舒同任山东省爱卫会主任,并由他为首成立中共山东省委爱国卫生运动领导小组。由中共山东省委、省人民委员会、济南军区及宣传、卫生、工会、共青团、妇联等部门负责人共11名组成省爱卫会常委会,抽调党政军有关部门50余名县团级以上干部,组织成立办公室、宣传鼓动组等6个办事机构。召开全省广播大会,舒同在省广播电台作除“四害”、讲卫生动员讲话。要求各级都要第一书记挂帅,实行“四长(县长、乡长、社长、队长)负责制”。号召全省人民动员起来,以淮海战役的声势把爱国卫生运动轰轰烈烈地搞上去。全省开动所有宣传机器,运用起戏剧、电影、活报剧、秧歌队,乃至从广播电台到站在房顶喊口号的土广播等30多种宣传形式,进行宣传鼓动。一年内,开展了5次大突击运动,5400万人参加,捕老鼠、捉麻雀、扑蚊蝇、挖蝇蛹、灭孑孓,清除垃圾。省爱卫会派出7个检查组,分赴8个地市进行检查,评比出26个卫生先进市、县,334个卫生先进单位,172个卫生先进个人,12774个“五洁”村。检查组所到之处,卫生状况,一时有明显的改变。
    “大跃进”运动中,医院“破除迷信”,进行制度改革和技术革新。门诊改为三班制;实行住院医师24小时负责制;固定护士包病人,实行护理包干制;病号食堂实行选饭制;举办简易病房、开辟家庭病床;实行地段划区,巡回医疗,打破“医不扣门”的旧观念,送医送药上门;科室、医护之间,普遍开展比干劲、比创新、比红透专深等多种多样的评比竞赛活动。“采风访贤”活动中,数月内,全省采集秘方、验方百万余种,聊城县提出“人人献方,个个献宝”的口号。10日内,全县即采集秘方、验方1371种,日得百方有余。载诸报端,加热“大跃进”气氛。省立医院提出“人人会针灸”的口号,西医科室普遍开展针灸治疗,短期内报告全省医疗技术革新1万余件。
    在声势浩大的浪潮中,山东省的卫生工作也取得一些成果。成功地施行了省内首例心脏二尖瓣分离术、法鲁氏四联症肺动脉与上腔静脉吻合术和开颅取瘤术。研制成功“中国人工喉”。抢救治愈一烫伤面积88%的病人,将有价值的秘方、验方整理汇编成籍。在全国首先达到基本消灭黑热病的要求。日照县总结出抓好卫生基本建设的经验,后来发展成为全省爱国卫生运动新的中心——“两管五改”(粪便、饮水卫生管理,改造水井、厕所、畜圈、炉灶和环境)。
    由于“左”倾错误的严重泛滥,使山东的卫生事业走上脱离客观实际的道路。农村基层卫生组织,随着公社化改变了体制。联合诊所性质的乡镇卫生所、保健站和私人医药业,全部纳入人民公社卫生院,实行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具有了一大二公的特点。高等医学院校由两处增加到5处,中等卫生学校,由21处猛增到38处。县和厂矿企业自办起初级卫生学校32处,各类业余卫生学校22处。这些学校,由于师资不足,忽视基础理论,教学质量无保障。
    1959年,山东省继续“组织卫生工作更大跃进”。但是,“左”倾错误造成的严重后果,开始显露出来。1958年12月至1959年5月中旬,全省营养不良性水肿病人累计100万左右。营养调查表明,居民膳食热量来源薯类占48.2%。主食不足,以瓜菜代替。吃腐烂地瓜、野菜、蛤膜籽中毒,时有发生,夏季农民田间中暑达3.6万余人,死亡千余人。营养不良造成大量农村妇女子宫脱垂,高密县6个公社发病近千人,发病率为11.78%。然而,飞车失控,逸马难收,1960年4月,山东省卫生厅仍然作出“在全省范围内组织卫生各部门评比竞赛,以实现卫生工作持续大跃进”的部署。经济困难、疾病流行、死亡联袂而来。10月统计,全省营养不良性水肿病人达155万余人,腹泻31万人。各种传染病大幅度回升,总发病1000万余人,占全省总人口的21%。
    1961年,跃进不提了。面对严峻现实,农村卫生保健人员全部下放,以减少国家粮食统销和经济负担。年底,卫生部“在生产救灾与生活安排的基础上,深入开展防病治病运动”的指示和中共中央“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下达到山东。由此,山东省卫生工作在经历了三年“大跃进”之后,进入了三年调整时期。 
    全省卫生系统精简机构,压缩编制,减掉正式职工9144人,占职工总数的15%。对一些机构进行合并或撒消。高等医学院校和中等卫生学校大批“下马”,回到“大跃进”以前。“大跃进”中县以下卫生部门和其他企事业自办的卫生学校,全部停办。撤消中共山东省委保健门诊、省人委保健门诊和为干部医疗专设的千佛山医院,合并山东省结核病防治所与济南市孤山疗养院,成立山东省结核病防治院;合并山东省黑热病防治所与丝虫病防治所,为山东省寄生虫病防治所;合并山东省中医文献馆与山东省中医中药研究所,为山东省中医药研究所。公社卫生院、卫生所、保健站(室)全部转为集体办,由统筹统支、共负盈亏转为独立核算、各负盈亏;允许医生私人开业。
    整顿医院,明确“医院工作必须以医疗为中心”;实行院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
调整爱国卫生运动的指导思想,改变“大跃进”中那种大兵团作战式的方法,“实行领导、技术、群众三结合,突击与经常相结合,标本兼治,以治本为主”,“大跃进”中的浮夸风和形式主义,有所克服。
    随着调整工作的进行,山东省卫生事业得到巩固、充实、提高。
    1963年,全省有各级卫生防疫站137处,专业人员2307人。山东省地方病防治所成立。卫生部批准山东省重点装备20个县医院。卫生厅组织第一次全省性布氏杆菌病调查,弄清了布病的流行状况,为有计划地防治提供了根据。1965年,中央爱卫会、卫生部、农业部及北京、辽宁等8省市代表,来山东参加省爱卫会在日照召开的卫生积肥现场经验交流会,一致认为日照县狠抓积肥卫生基本建设的经验,可以在北方各省市因地制宜地推广。
    1965年底,全省卫生事业机构16336处;床位54210张,专业卫生人员106343人。1966年,山东省人口死亡率由建国前的25‰,下降到9.9‰;人口平均寿命60.31岁,比解放前夕的35岁延长了25.31岁。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山东省卫生系统陷入混乱状态。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流脑)发生大流行,发病率高达120.71/10万。1967年2月,全省各级卫生行政机构被夺权,机关工作人员下放劳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工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学校“占领上层建筑”,停止招生,继续停课闹革命。医院实行医护一条龙,医护不分;改科室主任负责制为组长负责制;抽调三分之一医护人员下乡,参加巡回医疗。医院只能完成门诊和病房治疗任务。县医院、防疫站、妇幼保健站等合并,成立“六·二六”公社,防疫、妇幼专业人员改做临床。基层预防工作受到严重破坏。各级爱卫会及其办事机构被撤消,爱国卫生运动处于停滞状态。流脑发生更大流行,全省各地均呈严重流行状态。全省报告发病33万多人,死亡1.3万多人。疟疾、乙脑也发生较大流行。
    1970年3月,山东省革命委员会(简称省革委会)卫生局成立,全省各级卫生行政机构和卫生防疫、妇幼保健组织也逐渐恢复。7月,中共山东省委决定恢复山东省爱卫会,由中共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革委会主任白如冰任主任委员。以除害灭病为中心的爱国卫生运动,开始纳入正常轨道。医院恢复了党委,恢复了党委领导下的科室主任负责制。
    医学教育受“左”的危害最为严重。山东中医学院与山东医学院合并,称山东医学院,离开济南,迁至偏远的新泰县楼德镇;青岛医学院离开青岛,迁至内地北镇,以此“开门办学”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进行“文化大革命”以来第一次毕业分配,大中专学校一样,让五届不得如期毕业的学生,全部离校。在停止招生长达5年之后,1971年开始招收新生,废除考试录取制度,改为基层推荐,招收工农兵学员,学制缩短,高校3年,中专两年。
    省革委会生产指挥部,为落实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把医疗卫生工作重点放到农村去”和“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指示,抽调3800名卫生技术人员到农村、厂矿安家落户;1万名大中专毕业生分配到基层,组织8000名卫生技术人员到农村巡回医疗,培训赤脚医生(乡村医生的形象性称谓),发展巩固合作医疗制度。1972年,全省有41436个大队实行了合作医疗,占全省大队总数的51.2%。其中,烟台、昌潍地区85%的大队实行了合作医疗,基本做到小伤小病不出村,有助于解决农村缺医少药困难,受农民欢迎。全省半数以上的县办起赤脚医生进修班,培训期1个月到两年。至1975年,全省共培训赤脚医生168168名。
    “文化大革命”后期,山东医学院、山东中医学院分别复校返回济南原地,青岛医学院也返回青岛原址。1976年,全省有高等医学院校9处,中等卫生学校23处。
    “文化大革命”结束,山东省卫生工作开始纳入正常轨道。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山东省卫生事业,坚持改革、开放,加速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医疗卫生机构实行党委领导下的院、站、所长负责制,试行职工聘用制,建立健全岗位责任制、任务承包合同制、浮动工资制。奖勤罚懒,解决“大锅饭”、干多干少都一样等弊端。简政放权,加强横向联合,城乡技术挂钩,提高各级医疗卫生机构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投资1.75亿元,建成省立医院病房楼等26个大型项目。每年投资2000万元,为省级医疗机构购买设备,添置了直线加速器、CT机等大量进口设备。发挥专科技术指导和培训基地的作用。
    重点加强三分之一县医疗卫生机构建设。第一批重点建设掖县、胶南等15个县,国家投资642万元,向世界银行贷款790万美元,国内项目完成配套建设投资3382万元,利用贷款外汇引进最新医疗卫生技术设备70个品目,1270台件。
农村大队卫生室以集体举办为主,实行多种形式办医。巩固合作医疗,提倡医生集体承包,允许个人开业。采取多形式、多渠道,巩固基层卫生组织,普及卫生保健。全省乡村卫生室66.3%实行合作医疗。乡村医生中,半数达到中等专业技术水平,7万名领有乡村医生证书。他们承担全省70%的门诊工作和预防保健、计划生育、爱国卫生等社会卫生任务。
    成立中西医结合领导小组,中共山东省委常委、副省长王众音任组长。卫生厅成立中西医结合办公室。成立中西医结合研究院、中医学会,向克任院长和理事长。创刊《山东中医》杂志,山东省自此有了中医学术专门刊物,批准山东中医学院周凤梧等7人晋升副教授,山东省首次出现具有高级职称的中医人员。从散在民间和在集体所有制卫生事业单位工作的中医药人员中,考试、考核和基层推荐1500人,分配到全民所有制卫生事业单位工作;从退休的中医药人员中动员1483人复职工作;1538名中医学徒转为国家正式职工。
    恢复考试录取招生制度。高等医学院校发展至9处,中等卫生学校发展至27所。全省县办初级卫生学校67处,主要任务培训初级卫生人员和复训乡村医生。成人教育除函授、业余大学、进修等形式,还增添了电视广播大学。
    召开全省医药卫生科学大会,奖励优秀科研成果,制定科研发展规划。恢复山东省医学科学院,为全省医学科学研究指导中心,青岛、济南、潍坊3市和德州地区相继建立医学科学研究机构。各高等医学院校附设研究所(室)达30多处。省财政每年拨款100万元,作为医学研究事业开发课题专项基金,为医学科研机构添置先进技术设备。医学科研提高了手段,加快了进展,迅速由器官水平进入细胞或分子水平。“文化大革命”后至1985年,全省科研成果中,受部级以上奖励的339项。其中获国际奖励4项,国家发明奖4项,国家科学进步奖7项。居国内领先地位的有麻风病防治、皮肤着色霉菌病防治、内耳开窗术、角膜病治疗、黑热病防治、丝虫病防治、疟疾防治、断肢(指趾)再植、肝肾移植、烧伤治疗、中医文献整理等。喉咽癌切除成形术居国际先进水平。
    1976年至1985年,全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402名外宾,来山东进行卫生考察与医学学术交流。山东省与日本国山口县、和歌山县互派代表团,进行卫生考察、学术交流。山东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在世界卫生组织国际丝虫病研讨会上,向大会报告《中国使用海群生盐防治丝虫病的情况及效果观察》,山东省食用海群生盐人数达2500余万,为全世界食用海群生盐人数最多的地区。会议认为山东省防治丝虫病的做法是成功的经验。山东省皮肤病防治研究所在十二届国际麻风会议上,宣读《山东省25年麻风防治工作及流行情况分析》。第三世界多数麻风专家认为,山东省的麻风防治工作,给他们做出了榜样。
    世界卫生组织与中国卫生部达成协议,确定山东省掖县为国际初级卫生保健合作中心。任命山东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为世界卫生组织淋巴丝虫技术合作中心,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合作,在临沂地区建成山东省第一条冷链线,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评价认为,山东的计划免疫工作应成为全世界的模范。
    农村爱国卫生运动中心由“两管五改”,发展为以消灭蚊蝇为重点,实行“三个结合”。即结合统一规划,改善饮水条件;结合生产积肥,改造环境卫生;结合造林,绿化环境。全国爱国卫生运动现场会议在烟台召开,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号召全国向烟台地区学习。开展全民文明礼貌月活动,以治理脏、乱为重点。城镇卫生建设向净化、绿化、美化方向发展。
    调查80个县、区2586万人。查出各种甲状腺肿病人124万多人,患病率4.82%,查清了全省地甲病流行情况。1978~1979年,全省供应碘盐1700多万人。查清了全省氟中毒分布在13个市地,97个县,受害人口406万余人,中共山东省委把地方性氟中毒列为重点防治地方病。查清了全省约有75万各型肝炎病人,省人民政府指示各级卫生行政部门把肝炎作为重点防治疾病。完成第二次全省营养调查,1982年与1959年比较,居民膳食薯类减少30%,面粉、杂粮大幅度增加,动物性食品和食用油增多。1984年查清全省饮用自来水人口1183万余人。农村饮用自来水人口985万人,占农村人口的14.9%;饮用手压机井水人口3000万,占农村人口的45%。
    山东省卫生厅制定《山东省计划免疫工作实施细则》,加强计划免疫工作管理、考核、评价。1984年华东区计划免疫委员会、山东省卫生防疫站分别对山东全省计划免疫进行考核,两次考核结果,四种疫苗(麻疹疫苗、脊髓灰质炎疫苗、百白破三联制剂、卡介苗)覆盖率均达到国家规定指标。
    1983年,山东省在全国率先基本消灭丝虫病。1983~1984年无白喉发生。1984年,全省地方性甲状腺肿病区有98.1%达到基本控制的标准。1981~1985年,山东省完成除氟改水3066个村,受益人口达250万。1985年,全省疟疾患者降至1035人,平均发病率为1.4/10万,达到基本消灭疟疾的指标。麻风现症病人1985年底1641名,发病率为0.021/10万;患病人数由1951年居全国各省第二位,降至1985年第13位;患病率由全国各省第6位降至17位。
    1985年底,全省有卫生事业机构10304处,床位147208张;专业卫生人员258460人。
    1985年,山东省人口死亡率由建国前夕的25‰,下降到6.64‰,达到世界低死亡率水平;全省人口平均期望寿命由建国前的35岁,提高到71.72岁。

摘自<<山东省卫生志>>



阅读:
录入:admin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山东省古今医林人物
下一篇:山东省卫生大事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友情链接>>
国家卫计委 中华医学会 山东省卫生厅 山东省科学技术协会 山东社会组织网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帮助信息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Shdma.com Powered by
电话:0531-88955089 传真:0531-88955089 邮箱:Yixuehui@126.com
地址:济南市燕东新路6号 鲁ICP备14026106号